回老家去

图片 1

古代官员的退休制度不同于今天。当时,它被描述为“致仕”。古代官员致仕后,大都会选择回老家,即便应皇帝要求留京,但是过段时间也总会不断找出些理由,要求回老家。所以我们在影视剧中,经常会看到,有退休的官员会向皇帝要求“告老还乡”。那么,为何这些官员都不愿意留在更为繁荣的京城,而非得回到偏僻的家乡呢?小编将原因归结为以下三点!

还在为跻身大都会沾沾自喜吗?多年寒窗苦读后,你终于成为500强的一员,兴奋得挤地铁都挂着公司的工牌;只用本公司出产的手机,出差时陶醉地呼吸酒店的空气,似乎氧离子都变成了五星级……

图片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一是由于古代人更重视“落叶归根”的文化情节。古代仕子从小苦读圣贤书,一心求功名。真可谓“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且古代交通不便,很多官员在外为官多年,很少返乡,除了父母死后,守孝三年,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机会回家的。所以,大多数官员致仕后,都会考虑死后进祖坟、入宗祠。所以得趁着自己身体还健康的情况下,赶紧动车回老家。毕竟古代车马赶路比较慢,距离远的,甚至得需要一年半载的时间才能回去。一旦客死他乡,就可能成为孤魂野鬼了,这在古人的眼里是不能承受之重啊。

几乎是完美的,如果春节不回老家的话。

01

第二是由于回老家更能安稳享福。中国古代以农耕文明为主,财富除金银财宝等外,大都以土地的形式存在。在古人眼里,土地是最稳定的硬通货,可以福泽子孙后代。古代出名的大贪官,如和珅、奕劻、刘瑾、严嵩、石崇、蔡京等等,哪个不是在老家购置良田无数?古代官员没有退休金,但在退休前,大都会安排好后路,在老家购置足够的田地,由族人代管,以便将来退休返乡,可以继续过荣华富贵的好日子。

那“贫瘠落后”的土地上发生的一切,刺激了你的神经。

“你长大了想干嘛?”“放羊。”

第三则是由于保全自己。我们都知道,古代官场非常残酷,在朝为官本身就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稍不注意就可能引来杀身之祸,很多官员可能因为说错一句话,就会被天子斩首,可谓是凄惨之极。所以,在致仕后,大多数官员当然会想远离官场,就算呆在京城,也是不保险的事情,倒不如远离皇宫,回家安心休养,何乐而不为呢?

首先,表哥家居然住上复式了。他2000多的月工资,被你无数次嗤之以鼻。可县城的房价也远比都会里仁慈,他轻轻松松的攻下了160平方米。一楼,茶室、书房、孩子的游乐房;二楼,卧室、老婆的健身房。某名家的淡墨山水,也怡然大方地挂在墙上。你明白自己这辈子拥有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真迹很费银子;二、即使买得起真迹,又哪里找那么大一面墙,安放梦想和心情?

“放羊干嘛?”“挣钱。”

说到底,古代做官确实是挺不容易的。虽然拿着很多俸禄,却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或许在致仕回家的那一刻,才是他们内心真正开心的时刻吧,你认为呢?

其次,同学小四居然当上科长了。高考时他只上了个金融高专,毕业后托老爸的关系进了老家的国土局。同学聚会,他很谦逊很厚道,真羡慕你们这些高材生。不过埋单时,气派就上来了,在这里签个字就可以了……饭后他开一辆宝马来载优等生们周游全城,这里准备开发成景观型住宅小区,年后竞标。舍我其谁的模样,令你无端地惴惴。你深知,再怎么奋斗,终其一生,你的身份都不会是“大人”,只会是小小的“子民”。

“挣钱干嘛?”“修房子娶媳妇。”

第三,邻居的孩子居然上小提琴培训班了。此外,周六习大字,周日学游泳。学这么多有什么用呢?你脱口而出。孩子的妈妈阿芳淡淡地答道,不图有用,就是陶冶性情。你惭愧起来悲哀起来,“不为什么”这种人生观早已与你远离。你就是一台一周工作100个小时、春节加班挣三倍工资的机器。

“修房子娶媳妇干嘛?”“生孩子。”

你与老家,与老家所代表的,早已远离。

“孩子长大干嘛?”“放羊。”

看来当初的想法“太傻太天真”。可太傻太天真的,又岂止你一人?万千人走一条路径:好好读书,争取留京留港留沪;进大公司,加薪的速度得赶得上房价的涨幅。一路玩儿命奔跑,要与平庸的、促狭的、不思进取的旧生活彻底别离。现在你发现,当你在大都会为最基本的生存挣扎,老家的人民,正享受着平稳安逸带来的高品质性价比生活。

这是很多年前读过的一个段子,在贫瘠的山村,人们日复一日重复着相同的生活,祖祖辈辈一直如此。没有理想,没有希望,从生到死,唯一伟大的事业就是传宗接代,而后让孩子重复着自己同样的生活。

“赚够100万就回家”,你不忿了,在论坛上发帖。100万足够回老家挥霍,起床后就干三件事,闲逛、晒太阳、打麻将……别了,房奴,别了,曾经蛊惑过我的激荡过我的摧残过我的人生道路!

当年看这个段子的时候,我是把它当做笑话看的,因为在这里面,我看到了卑微以及愚昧。现在再看这个段子的时候,却从中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支持!顶你!深受压迫的众兄弟附和,青春这样短,征途这样长,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从放羊出发,再回到放羊,就像一个圈,起点也是终点。

就要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了,直到有个声音怯怯地问:“可是,老家有欢乐谷、嘉年华?老家有清华、北大、精彩的讲堂?老家有国外的一级音乐团队来巡演?老家允许我们不靠任何关系,进大公司、靠真本领做人?”

其实这跟我们的人生没什么两样,本从无中来,再往无中去,从开始到结束,多的只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结束以后,这世上就再也没有我们的痕迹。

它点中你了。它点中你迷茫的核心。

02

是有一种岁月,写满了辛苦,写满了艰难,可它意味着自己做主、长大成人;是有一种生活,远离了唾手可得的轻松与富裕,可涅槃之后,它还是会跟你一起邂逅幸福;是有许多个假期,装满了思念牵挂与哀伤,可比起那些从未离开过的人们,你更深刻地品尝到浓浓的情意;是有一种视野,洗尽铅华度尽劫波的视野,让你大气地活着宠辱不惊。

只是,很多时候,出发之后,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因为我们一直没有回去的能力。

说到底,这不是回不回老家的问题,是选择的问题。从最开始离开原点起,你和家乡的人们,就注定要画不同的半径。大和小的结局都是圆满。他们从容地画好了,你呢?

年少时,天真的孩子跟他的妈妈说:妈妈,等我长大了,我要给你修大大的房子,让你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很多年过去了,孩子早已长大,年少许下的承诺却从未兑现,大大的房子没有修起来。年迈的父母不仅依旧住在破败的石板房里,不,是更破败的石板房里,还要每天为他牵肠挂肚。

那个成年的孩子,在陌生的地方,咬牙坚持,人生的不如意纷至沓来,为了微薄的工资,忍受着人前人后的苛责。

每年春节时,他也会回家,却总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因为那些年少的豪言壮语,更因为不如意的现实,他早已成了众人眼中的笑柄,只要在老家多待一天,父母就要多忍受一天别人的冷眼。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