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黑石饴浆

一個女兒對他精通的父親抱怨,說她的生命是怎么样怎么样痛楚、無助,她是多麼想要健康地走下去,不过他已错失方向,整個人惶惶然然,只想放棄。她已厭煩了对抗、掙扎,但是問題如同一個接著一個,讓她毫無招架之力。

他覺得他做飯很好吃,她也覺得她做飯好吃。中午她见到有賣竹筍時說能够買一些,做一篤鮮煮給他吃,又擔心他湯水喝多了嘌呤高再犯痛風,他說她做的一篤鮮好吃,他要學會了,做給她吃。

從前有一个人名称为阿財的人, 擅長煮黑岩蜜。 有一天,
家裡來了一个人富貴顯達的外人, 為了討好富人,
阿財连忙地進到廚房,升起爐火, 把食蜜倒進鍋子裡参与一些水, 煮了起來。
高興的阿財, 準備以上好的石饴汁接待富人。 過了一會兒, 蜜汁煮好了,
但滾燙的蜜汁,一時之間卻難以冷卻, 阿財大刀阔斧拿來一把扇子,
對著鍋子用力地的搧,搧、搧、…… 爐下的火也隨著愈燒愈旺,
一鍋子的蜜汁,更是熱得不斷地冒泡。 可是額頭不時冒出豆大汗珠的阿財,
還是使勁的搧, 一心只想讓蜜汁快點冷卻。 别人看了,不禁哈哈大笑地說:
「愚癡的阿財!鍋子下边包车型大巴爐火燒得這麼旺,你再怎麼搧也搧不冷啊!」

當廚師的父親,二話不說,拉起心愛的女兒的手,走向廚房。他燒了三鍋水,當水滾了之後,他在率先個鍋子裡放進蘿蔔,第二個鍋子裡放了一顆蛋,第三個鍋子中則放進了咖啡。

於是他們決定晚飯合营贰回,做一頓五一休假的節日晚飯。

疑虑的女兒望著父親,不知所以然,而父親則只是溫柔地握著她的手暗暗表示她而不是說話,靜靜地看著滾燙的水,以令人熾熱的溫度燒滾著鍋裡的蘿蔔、蛋、和咖啡。

他命令她去煮糊糊,他來配菜,他领悟他时临时把菜配多了,結果總是吃剩菜。

一段時間過後,父親把鍋裡的蘿蔔、蛋撈起來各放進碗中,把咖啡濾過倒進三足杯,

他發愁煮糊糊,因為平時煮得少,精晓不佳厚薄,并且還不會用電磁爐,但他卻知道他配菜會出問題。

問:「寶貝,你看来了什麼?」

果真看她把凉薯葉的主莖留下來了,她不禁提出來,唯有側莖和葉子才方可吃,他說幸虧早提示了,這麼嫩的莖丟了真心痛。

女兒說:「蘿蔔、蛋和咖啡。」

她隨手用了開水把玉蜀黍麵制服,結果燙熟了,變成一團黃泥了,嚇得他趕緊把黃泥丟進鍋裡,包谷麵黃泥進鍋裡馬上變成疙瘩了,怎麼也打不開,而且弹指間沸騰,溢出來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