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我家,是小家,也是大家。70年风风雨雨的相守传承,小家的变化见证着国家的发展。

在广西桂林恭城瑶族自治县莲花镇莲花街上,有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李玉珍,大家都亲切地叫她“容伯娘”。她不仅是镇上硕果仅存的两位百岁老人之一,还是镇上那个最老照相馆的摄影师,从黑白到彩色,从胶片到数码,可以说她用自己的百岁人生,经历并见证了国内摄影的各个发展阶段。

在新中国迎来70华诞之际,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开设“我家70年”专栏,以老百姓的独特视角,讲述70年来发生在家庭里的特色故事,以“小”家看“大”家,从细微处展现安徽社会经济70年来波澜壮阔、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片 2

图片 3

早年的李玉珍上过女中,属于进步青年。所以直至年近四旬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蓉松庭,1953年俩人成婚后李玉珍开始跟随丈夫学习摄影。而丈夫接触摄影的时间比李玉珍更早,早年曾经在广州开设照相馆,1938年,日本轰炸广州时,蓉松庭逃回了桂林在七星公园里继续给客人拍摄照片。

原先东风照相馆的门头

图片 4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一人多高的海鸥木质照相机、墙上挂着各个时期的黑白历史相片、刻在花岗岩浮雕上的门头字样……,在老合肥心里,原先位于长江中路原省委对面的东风照相馆不光是一个照相的地方,更是承载了他们对过去的记忆与情怀,多少市民的第一张工作照,第一张全家福,第一张结婚照都是在这里照出的。

1944年,日本开始轰炸桂林,他又回到了恭城,在原县政府对面的街上继续开设照相馆。图为在家里的暗房里,李玉珍查看底片,女儿容词萍帮她把放大定影好的照片夹起来。

时光荏苒,如今的东风照相馆已经搬到了长江路背面的一排门面房里,那台一人多高的海鸥木质相机也已经足足“服役”了六十年,仍然与老板黄孝冬一起,坚守着这个老字号照相馆。虽然早已进入了数码时代,数码相机和手机拍照越来越成为更多人的选择,但是仍然有不少居民宁愿穿越城区赶到这里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和老板聊几句,寻找那些熟悉的味道。而在黄孝冬的镜头里,也记载了合肥这六七十年来的巨大变化。

图片 5

图片 6

1963年,李玉珍被下放至莲花镇,在镇上的综合商店工作。后来因为会照相,李玉珍被调到供销社照相馆,重拾了照相的手艺。装片、调节光圈快门、剪片、配药、冲卷、放大,所有的程序李玉珍至今都还牢记于心。家里珍藏的海鸥双反相机,很多人已经不会使用,但老人上手依旧熟练。

蓝色橱窗是照相馆的标志之一

图片 7

半个世纪前 照相对常人来说是个“奢侈品”

由于当时户籍制度的不完善,李玉珍直至将近60岁方才退休。女儿容词萍接过母亲的接力棒,继续在照相馆帮镇上的人照相。改革开放后的1984年,容词萍借了200元开设了镇上唯一的“光艺照相馆”。老人找到的一张1972年拍摄的照片,其它老照片被一次意外的房屋坍塌毁掉了。

7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东风照相馆,这时的顾客还不算多,黄孝冬正站在门口和街坊邻居聊天。听了来意,他热情地招呼记者进去坐下,随着话匣子的打开,老人的回忆也追溯到了六十年前。

图片 8

1958年,随着全国公私合营的浪潮,合肥的服务行业也进行了合并,从这年开始,东风照相馆开始对市民开放营业,而在此之前,这里还只是一个服务于省委的内部照相机构。

镇上现在能找出的老照片,几乎都是“容伯娘”李玉珍和女儿容词萍拍摄的。图为老人依旧喜欢拿着以前的底片看看。

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黄孝冬如数家珍。在那个年代,拍一张相片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只有家境还不错的人家,才会在过年过节或者家里有人过生日、结婚这样的大日子里,来照相馆照一张相。“每到过年来照相的人最多,每天能有百把人,挨个排队取号等着叫号。我们从大年初一就要开始忙,连忙三四天是很正常的事情。”

图片 9

图片 10

相馆里的相机也从开始的海鸥双反,更新到海鸥135、尼康FM10、富士数码、尼康数码等相机。2000年前后,已经年近九旬的老人依旧时不时地在相馆里帮忙,有些老人来拍摄全家福或者证件照还指定要“容伯娘”。2010年,外孙李代强回家坐镇“光艺”。

八十年代一对新人在照相馆里拍婚纱照

图片 11

一直到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这段时间是东风照相馆最为风光的时期,五角钱一张照片,对很多家庭来说,仍然是一件“奢侈品”。照相要排队,有时候还要找关系,要是谁能认识一名照相师,在朋友眼里都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淘汰下来的一台富士数码相机就成了李玉珍的“玩具”,她时不时用她依旧犀利的眼神在家的周围拍摄一些山山水水,但她最爱拍的还是家人。图为曾孙女拿着自己用手机拍摄的照片给曾祖母李玉珍看,李玉珍笑着跟她说“这样拍可能更好看”。

黄孝冬告诉记者,那时候物资紧缺,合肥人大多数都是穿着土布做的褂子和裤子,大部分人衣服上都带着补丁,尤其是屁股和膝盖这两处,最容易磨破,所以经常能看到补丁摞补丁,密密麻麻的针脚一圈又一圈,男女在衣着上差异不大,颜色大多数以黑色和蓝色为主。

图片 12

图片 13

如今,家里依旧健在的家人就有5人从事摄影工作,就连还不到三岁的曾外孙女李佳馨也对摄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看着李佳馨拿起相机或者手机帮她拍照的样子,李玉珍笑得合不拢嘴:后继有人了!

烫波浪头已经在八十年代已经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

改革开放后合肥人变得越来越“潮”

在六七十年代,东风照相馆曾经在墙上挂出了明文规定,不准奇装异服,不准浓妆艳抹,不准烫头发,只能穿一种颜色。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