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 我没有读完万卷书,也没有走完万里路,但是 我一直在向前走。

图片 3

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临空一跃

西藏旅行遇到一个包车的师傅,92年河南人,小个子,看起来很老实。据他自己说,13岁离开村子,小学并没有读完,开始打工,在阿里修车,自己开了修理厂和饭店。打牌全输了,又在拉萨重新开始,修车,作越野,跑旅行。

图片 4

我曾经问自己,远方到底有多远?这一生,你到底要走多远?

他经常在阿里无人区穿梭,有两次命悬一线,一次落水,三十米的湖水,一次断粮,三天几个人只有一瓶水。

宋蕾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如此纯粹的念头却遇到了各种各样的质疑,什么不务正业啦,什么只知道瞎玩啦。就连她的母亲也曾说过不理解的话,“你所做的,不过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罢了。
”因为在大多数人眼里,一个拥有稳定工作和良好教育背景的26岁姑娘,惟谈婚论嫁才是最靠谱的。宋蕾偏不。她尊崇内心声响,披荆斩棘也要做勇敢的自己。一个人,一台相机,一个包,她行了万里路,而路上的每个故事都能写成诗。“如果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看这个世界,那是命运的恩赐。如果没有,也不会强求。
”她这样说。

在走过无数次的远方之后,在某一刻,我得到了答案。

25岁的他现在已经是6岁孩子的爹,有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在拉萨扎下根的他,有个漂亮的女朋友。并不怎么识字的他,百度也不会用。他说你们会做那些软件,你们做一个帮我们拉生意吧。我笑笑,教他们用马蜂窝,认真的开始思考他们的客户会有几种,该怎么画persona。

“乖乖女”偏爱“穷苦之旅”

这一生,我最渴望的东西,就是自由。一种在无人的旷野迎风奔跑地自由。一种听从内心的召唤,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的自由。

他这样的人,因为没有可以依傍,没有可以牵挂,格外勇敢,或许勇敢并不恰当,横竖不过一条命罢了。而那些过了命的朋友,形成了他的江湖。我很羡慕这样的人生,精彩,刺激,并没有因为少了墨水而缺失什么。他也会说出,生意不能一个人赚这样的话。

宋蕾的父母经商,骨子里却是保守的,他们希望宋蕾做一个乖乖女,收入稳定,生活踏实,适龄出嫁,相夫教子。

一种很远很远的,像空气一样的自由。

我以为那些经历后,他该有对人生通达的看法。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着实让我知道江湖不只有情义更重要的还有利益。

依照父母所愿,宋蕾在艺术类大学毕业后做了一名小学美术老师,进入了朝九晚五的轨道。短暂的迷惘之后,她迅速地发现这其实是一份两全其美的好工作,一方面可以让父母安心,另一方面又有足够的时间去圆梦。也就是说既能按部就班,又能浪迹天涯,何乐不为呢。都说梦想太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个从19岁开始独自远行的姑娘总算在梦想与现实之间找到了和解方式。

在经历那么多一个人的远行之后,我开始一点一点地褪去,那些束缚我生命的,一切不需要的东西。

我们的拼车拼得怪怪的,他带着他女朋友一起。上车他就说了,女朋友的食宿他付,跟我们拼车一样。事实上,女朋友的住宿合他一起,他的还是我们付。吃饭的钱我按四个人算,我们cover司机的。凤凤好像预见了一切,他愿意让两个包这个车,肯定会从其他地方找补。

于是,利用寒暑假,宋蕾独自走过了大半个中国和十几个国家,且都是知难而上的“穷苦之旅”。不去发达的地区和国家,也从未住过二星以上的酒店,因为她偏爱未被开发的自然和原始的人文生态——骑摩托车穿越广西;在大理画画摆地摊赚路费;在零下20摄氏度的东北雪地里扎营;在埃及滚烫的沙漠里想念青岛的大海;在迪拜丢了行李;在全是穆斯林装扮的科威特被围观;在肯尼亚被抢过手机……

这就是远行馈赠给我的最好礼物,它是成长路上最好的修行。我想,我要的自由,终有一天会到来。

有天晚上,我们觉得他给安排的住宿贵了,自己找了一家只要一半的价格,他家姑娘就不乐意住那里了,他们另找了一处去住。第二天约好的时间我们等了四十多分钟,一上路就开始飙车,我就问了一句行程安排,今天到哪里,意思让他不要赶路,都是弯道慢点开,反正到了测速点都要等。

脚在故乡,心在远方。宋蕾说,“如果你从来没有独自一个人长途旅行过,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心里究竟住着一个怎样的自己。事实上,我经常会被自己的大胆吓到。哈哈哈。

图片 5

他蹭的就爆炸了,开始说我计较。我并不让他,跟他讲道理,他讲不过我,停车摔门说不载我们了,要动手卸行李,还要动手拉我们。如果不是他女朋友拦着,我大概要挨几下子。

至于支撑旅行的经费,除了工资之外,宋蕾会在周末做代购赚点零花,除去这些之外,她还有一个项目就是“私房摄影”。学艺术出身的人喜欢在光影中发现胴体之美,大学时代经历的人体写生课训练让她比普通人更坦然于此。一开始,她只为闺蜜拍摄,后来越来越多的陌生姑娘在看到这些美得不可方物的照片后主动联系她,希望也能成为画面中的主人,用神秘虚幻的叙事方式记取青春之美。

拉萨街头,孩子们暖暖的笑

且不提你在路上超速却在测速路口停车睡觉等时间,念我在桃花边停太久,唠叨旅行团的奸诈,好像自己多么实在。第一个晚上你厄我住在某村长家,我们两个人付了近一千块钱,实际是在大峡谷还没有开门以前就赶着带我们下山,并没有门票一说。伙食都是按照你的安排吃了,你该赚的钱我们点到就好。

“关于私房摄影,质疑的声音比我到处乱跑还要多,甚至有人说我是同性恋。
”宋蕾不解释。因为对于她来说,把热爱的事情变成了生命的一部分,分享真善美,就足够了。

01

在这个数字时代,难道我们这些人还是那种活该挨宰的样子么。我们沿路碰到的伙伴都会告诉我们往哪个地方好看。我们的钱也是辛苦挣来的,并不是只有你的用生命换来。

未读万卷书,偏行万里路

14岁那年,我内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在一遍遍地说:走吧,走吧,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找到那个真正的自己……

我们把所有的钱都算给他了,包括那一晚他们没跟我们在一处的住宿,没跟我们一起吃的饭。我们可以给钱,就是气不过你欺负我们两个小姑娘,会希望自己可以变个strong
boy。

翻阅宋蕾的旅行日志,就像看到了一幅用孤独、自由、青春热血串联起来的私人地图。比如,“从丽江搭车去了维西,从维西回到香格里拉。
”比如,“又要开始自己一个人出发了,如果没有受伤,就不会错过墨脱。
”比如,“我很迷恋道路上只有自己的时候,世界空无一人,只有牛马做伴。
”比如,“我是一个从来都不会高反的小盆友。”比如,“跌跌撞撞到了林芝,养了很多天的伤。一直住在这个青年旅舍。”比如,“搭上了车,终于,我就要到拉萨了。

15岁,我开始背起行囊,开始用远行的方式,去寻找自己。

江湖之大,你走了这么多路,所依傍的也还只有一条命。对世界发生的变化,你守着自己的那一片小池塘就足够活到明天么?

“2014年,本命年。过完正月十五,我又任性地背着包上了火车。对,这次是火车,不是搭车。
48小时站票,我终于又回到了拉萨。一下车,除了激动的头晕,还有点缺氧。 ”

每一朵花的绽放,都有她的理由。每一只蝴蝶的蹁跹,都是她追逐梦想的努力。

这是我第一次在路上和司机吵起来,并不是旅行该有的样子。我还是在堵车的时候,跑到树林里拍照,迎着阳光。在他飙车的时候写这些文字,偶尔撞倒脑袋。

在路上她还“捡到”了共患难的朋友——叶儿是一个为了安慰化疗掉光头发的亲人自己也剃了光头的善良姑娘,宋蕾和她一起在福建龙岗的公园里搭帐篷过夜,并一起吓跑了偷窥的流氓。来洋很潮,喜欢摄影,在一个12个床位的集体的宿舍里与宋蕾睡对床,第二天一早他就要出发回北京,宋蕾与他彻夜神聊,还是聊不够……

一个路人暖心的微笑,一阵风里飘来的花香。

这个时候,我庆幸我在读过一些书,有过一些思考之后才开始旅行,有了一些自己的世界观,才来和外界交手。并没有什么世界观是对的或者错的,我以为远行就是为了体验不同的生活,看不同的人的不同的世界,我的世界也会不断打碎重建打碎重建,慢慢完整,在这个过程里,我更加包容,体谅,开阔,这都是我喜欢的样子。

没有读万卷书的宋蕾,却真的行了万里路。亲眼看到,亲手触碰,宋蕾喜欢和各种各样的人打开话匣子,继而敞开心扉,听他们的故事,感受他们的精神世界,有的令人羡慕,有的令人惊讶,还有一些真的会洗涤心灵。

这些,都是我独自远行的动力。

这样神圣的拉萨,有虔诚的信徒,与世无争,同时也有我平生经历过的最危险瞬间,还是因为金钱,哎。

每次远行回家,宋蕾的心理状态总是莫名地好。独自旅行可以让她在路上向内思考,了解纯粹的自己,同时也整理自己,回来更好地面对模式化生活。

16岁,我告别家乡,只自一人,到千里之外的蜀都读书。

晚安,拉萨,愿平安!

图片 6

图片 7

背影

little little girl in the big big world…

从此,在远行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那些年,我几乎走遍了西南地区。成都、眉山、乐山、都江堰、广元、新都、雅安,昆明、曲靖、玉溪、宣威,贵阳、安顺、兴义,桂林、南宁、北海、柳州、玉林。

之所以罗列得这么细致,是因为这些城市是我用旅行方式探索的最初的世界,是我少年时代最美好的时光。我难以忘记,在峨眉山脚下的溪谷里捡到第一颗粉色天然玛瑙时的兴奋,难以忘记黄果树瀑布水帘洞里看到三道彩虹的惊喜,更忘不了在路上结识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忘不了那些街头小店里的美食……

你可能会问我怎么有钱去这么多地方旅行?那是我用青春的汗水和泪水换来的。

在异乡读书的第一个学期,我就开始买很多的小说租给整栋宿舍楼的女生看,周末或晚上下自习之后,到宿舍里推销小饰品之类的。之后,还当过店员,帮人接送过小孩。

图片 8

与东京烧鸟店老板一家合影

当然,那时去的很多地方是我同学的家乡,我只需买张车票,带些礼物,就可以实现“去别人的故乡,看不一样的风土人情”的梦想了。

青春的岁月忙碌而苦逼。奇怪的是,现在回想起来,竟然没怎么品出苦涩的味道,反而觉得很自豪。

或许,就是这样的经历,才让我敢于一个人背起行囊,独自走在凌晨两点的陌生小镇上。

一路走一路跌跌撞撞,一路走一路收集爱与光。就这样,慢慢成长。

图片 9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