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6日,广受业界关注的人民摄影“金镜头”新闻摄影作品评选在河北保定揭晓,7大类14项和3个年度奖总计44个奖项花落各家。

美好的周末,你吃着火锅唱着歌,或者刷着手机看综艺,这时候一眼看到有人板着脸,发什么思考人生的文,你不由得暗暗说出一个词:歇它!煞风景!

澎湃新闻记者谢匡时拍摄的《河北青年聂树斌被抓的8106天后》获得非突发新闻类组照金奖。

如果是这样,请直接转到文末,那里有一些图片,是轻松的朋友圈风。然后我依然要谢谢你阅读。3Q啦!

图片 1

———-我是要说正事的分隔线————-

图片 2

今天两件大新闻:

图片 3

第一是被冤杀21年的聂树斌改判无罪。

图片 4

第二是罗尔“骗捐门”反转、再反转。

图片 5

聂树斌1995年在“严打”的背景下,以强奸罪被判处死刑,并很快枪决。2005年此案真凶王书金因别的案由落网,王主动供认那起旧案是他所犯。

图片 6

但是翻案却很难,这等于让公检法各个系统自己打自己的脸。

图片 7

11年间诸多媒体、法学专家、两会代表,奔走、呼吁、研讨,今天迟到的正义终于来到。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摄影:澎湃新闻 谢匡时

河北青年聂树斌被抓的8106天后 澎湃新闻 谢匡时 摄

摄影记者拍下聂树斌父亲和姐姐失声痛哭的样貌,观者无不动容。

今天我看到的最好的评论来自搜狐:这个时刻,所有的赞美都是可耻的。

那被活活枉杀的少年人,那21年来痛苦挣扎的父母心,以及过程中阻挠翻案的各方势力,一幕一幕,让人无法欢呼。

但,人们需要在悲剧中找到光,否则就会对世界失去希望。

这起冤案,与之前昭雪的呼格吉勒图案一样,都是由一个执着的记者最早公之于众。

呼格案,是新华社内蒙分社记者汤计走访调查,然后一点一点,将案件以内参、公开报道的形式,慢慢公之于众。在这个过程中,他既面对当地政法系统主要领导的阻挠,也得到另一些正义之士的帮助。

在聂树斌案中,《南方周末》记者赵凌扮演了汤计的角色。今天,聂树斌的父亲也专门感谢了他。

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想要得到温暖的渴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们会执着地去发现那些暖的细节。

大概因为这个原因,今天罗尔募捐事件再次反转。

一篇《我认识的罗尔》在朋友圈流传,一位认识他本人的作者,描述了他们交往的细节。

无他,还原一个普通父亲的本相。

文章轻易获得了10万+的阅读,我真的看到,人们多么愿意相信,他只是一个匆促间做出不当选择的父亲,他如同你我一样,会犯无心之错。

世界不那么美,但是我们不想失去信心。

今天还看到一位朋友的文章,说他妻子今年6月肿瘤复发,而复发的主要原因,是之前的手术没有做必要的淋巴清扫。

后来给他妻子诊治的医生发现,术前片子中已经拍到了这个肿物,很难理解之前那个同行为什么视若不见。

——前面那位医生向这个朋友索要了红包,而他秉持着“不行贿”的信条,拒绝了。他认为这是可能的原因。

——在这里,我恳请大家不要对医生存偏见,一人,一事,不能随便推而广之,毕竟后面耐心为他们诊治的,也是医生。

索要红包未成的医务人员,

可能故意留下的漏洞,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