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满洲国真相 伪“满洲国防军”有多少人?

2016-06-28 22:30:02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说这段历史之前,先来了解什么是“伪满洲国”。所谓的“伪满洲国”是指在“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利用前清废帝爱新觉罗·溥仪在东北建立的一个傀儡政权,于1932年3月1日建立,3月9日以溥仪为“执政”,以郑孝胥为“国务总理”,年号“大同”。这就是伪满洲国。

伪满洲国的主要兵员是从哪里来?

伪“满洲国防军”的主要兵源,是“九一八”事变后降日的东北军

图片 1

在抗日战争史中,伪满军队向来被关注较少,以至网上流传有“伪满洲国军”是“中国近代史上战斗力最强悍军队”的荒谬说法。那么真实的“伪满洲国军”究竟有着怎样的历史?

众所周知,出于统治东北的需要,日本在1932年3月扶植了“满洲国”。其后日“满”签订协议,共同防御东北。但事实上,“满洲国”的所谓“国防”,只是日本国防的延伸。因此规定“两国军在日本军事指挥官的统一指挥下行动”。

图片 2

在名义上,“满洲国”设军政部,下辖奉天、吉林等9个警备军司令部,由中国人出任主官。但军政部及各军区还设有“军事顾问部”,日本现役军官充任顾问,使“伪满一切军事活动、给养和装备等,皆不需经过伪满国务院,转请关东军核示”“这些顾问直接签署批示,即可生效”。伪满“军事顾问部”历任“最高顾问”都是有名的侵华战犯,如多田骏、板垣征四郎等。

所谓“满洲国防军”,主要兵源是“九一八”事变后在关外降日的东北军,如原东边道镇守使于芷山、洮辽镇守使张海鹏、延吉镇守使吉兴等部。其次,以日本退伍军人为骨干,建立了精锐的“靖安军”。此外,日军还搜罗了一批土匪,给予“救国军”“建国军”等名义。“满洲国军”在1933年前后,约有13万③;后来在日军刻意限制下,1934年—1941年仅有8万人左右,其中还包括大约8000名日本军官。

除了陆军,伪满甚至还有海空军。原东北海军被编为伪满“江上军”,辖有陆战团和江防舰队,总兵力约1600人。舰队包括10艘军舰、16艘炮艇,同样由日本顾问团掌握实权。伪满空军力量很小,仅有3个飞行队,飞行员以日本人为主,飞机都是日军淘汰下来的“破烂货”。

有关伪满军性质的探讨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傅大中在《伪满洲国军简史》一书中指出:由于伪满军内部日本军官的大量存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伪满洲国军,绝不是我们印象中的伪军,也决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傀儡军,它实际上已经成了一支由日本人军官团直接指挥中国士兵,由中日两国人混合编队的准关东军部队。”

想要厘清伪满军的性质,必须先弄清伪满军为日本侵略者服务的政治内容,通过思考“日本需要什么样的伪军”这样的问题加以分析。

一、“伪满军”的诞生

近代以来,我国东北就被日本视为其殖民帝国的“生命线”和第一道防线,为了保证殖民权益,日本必须将对东北的军事控制权——伪满的“国防”牢牢掌握在手中,加之刚刚在“九—八”事变中得手的关东军对其战斗力颇为自信,所以,日本原本准备独自承担伪满的防卫,为此只允许伪满保有警察性质的武装力量,日本在《中国问题处理方针要纲》中规定“不允许新国家的正规陆军存在。”

然而东北抗日力量风起云涌,迫使日本侵略者转变政策。“伪满洲国军是直隶于皇帝的国家军队,在平时担任维持国内治安,警备边境和江海的任务,在战时则作为关东军的一翼,担任保卫国防第一线和守卫后方兵站的重责。”

可见,日本侵略者对于伪满军的政策,已经转变为容许伪满建立一支受到日军严格控制的正规军队,用以担任日本侵略军的辅助力量。

二、伪满军的“三期改造计划”

在此情况下,负责“指导”伪满军的多田骏,提出了分三期改造伪满军的计划:“第一期致力于安定第一,防止士兵动摇;第二期组成能进行独立讨伐匪贼的军队;第三期培养能承担外征的国军。”这也代表了日军在伪满前、中期对伪军层层递进的要求。

基于此,日伪当局于1933年制定了第一份伪《满洲国陆军指导要纲》。该《要纲》内容包括伪军的组织装备、警备作战、教育训练等方面,是伪满军建设的准则。其要点为:“伪满洲国陆军兵力应减小到最小限度,总兵力应尽快缩减至6万,兵种限于步兵和骑兵两种,伪满军应在日本关东军指导下承担维持治安任务,成为一支警备专用军队。”

不过,这只是军政部顾问部的秘密,一般情况下对外宣称“国军为承担国内外国防与治安任务”。可见关东军的目的明显是要将伪军当作从属于关东军的辅助部队,其主要任务也仅以对内镇压为主。

三、日军对“伪满军”主要方针发生了转变

经过整顿之后的伪满军战斗力有所提高,日军高层对伪军的看法也有所改变,并于1935年末重新修订了《要纲》。修订后的《要纲》主要方针发生了转变:

“伪满军的主力独立承担‘国内’防卫及警备任务,在此基础上,利用一部分兵力担任外征,加强伪满军实力。”其要领也转变为:“伪满洲国陆军应迅速独立,以承担伪满的防卫与维持治安的任务;在战时,伪满洲国陆军应承担诸如防卫战略要地、保卫铁路沿线、保卫并输送战略物资等大量后方警备任务;加强蒙古骑兵的力量,使之能够逐步担任外征任务。”

两份伪《满洲国指导要纲》方针和要领的前后转变,也标志着伪满军的任务范围从“维持治安”拓展到配合日军作战,其最主要的任务是接替日军成为“讨伐”的主要力量。

关东军想让伪军能够承担起讨伐抗日武装、维持“治安”的任务,以便使日军从中解脱出来,准备进一步的侵略作战。所谓“独立大讨伐”,也不是让伪军独当一面,伪军官兵是在日本各级军官的“指导”下,如提线木偶一般前往战场,可见关东军使伪军由“警察性质的象征性军队”转变为“独自承担任务的国军”,并非意味着伪满军的独立性有所提高,其本质只是关东军为了减少自身的流血牺牲,采用伪满军充当炮灰的招数罢了。

例如1936年伪满军政部最高顾问佐佐木到一在伪通化军政部“讨伐指导部”上的一次会议上讲道:“现在皇军仍在各处流着鲜血,并且为了治安工作用去了极大的力量,牺牲之大有目共睹。如能把这种费力之事委之于满洲国各机关,由其承担,皇军便可以减轻负担而从事其本来任务。凡是理解皇军使命,并承担着满洲建国事业的人,对于此种机会的到来,是时刻都在热切盼望着的。”

随着侵略战争的扩大,关东军在不断加强对苏战争准备的过程中,日益感到兵员不足,不得不转而指靠伪军替他们充当战争炮灰。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