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陈独秀因嫖娼被蔡元培从北大开除

2016-06-28 22:29:48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民间八卦,当时陈独秀为什么创立共产党?实际是因为他去嫖娼被北大校长开除,实在是丢人才会南下成为左派,组成共产党,从此改写了历史。但是这样的论调是否会成立,毕竟只是民间传说,但也不会是空穴来风。梳理历史的纹理,跟着kk历史网的小编来看看当年这件事情的推演。北京报纸刊登陈独秀嫖娼事件

1919年初,北京报纸刊登消息,称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在嫖娼时与人争风吃醋,以至于“抓伤某妓下部”。这就是所谓的陈独秀嫖娼事件。当时名流出入妓馆,乃合法行为;陈独秀本人在这方面也相当开放,甚至公开撰有奇文《乳赋》。说陈曾逗留八大胡同,大约不虚;但具体到是否存在争风吃醋以至“抓伤某妓下部”的情节,迄今并无史料可以证实。

图片 1

蔡元培仅仅免去了陈独秀的文科学长之职,并没有将他从北大开除

1919年3月26日,蔡元培、马叙伦、沈伊默等在汤尔和家开了一个会。这个会被知识界视为是“北大决定陈独秀去留的一次会议”。会议的讨论细节,现在已很难具体还原。作为与会者的汤尔和,曾在给胡适的信中追忆当日,说得也很模糊,“发何议论,全不省记。
惟当时所以反对某君之理由,以其与北大诸生同昵一妓,因而吃醋,某君将妓之下体挖伤泄愤,一时争传其事,以为此种行为如何作大学师表,至如何说法,则完全忘却矣。”唐宝林、陈茂生编着的《陈独秀年谱》也说得很简略,“开始,蔡颇不愿撤陈独秀的文科学长职;汤则以所传陈嫖妓之流言,猛烈攻击陈‘私德太坏’。蔡因是‘进德会’的倡导者,遂为汤议所动,决定撤陈。”

会议内容虽然模糊,但讨论的结果则是清晰的,蔡元培并没有作出开除陈独秀的决定,而仅仅是通过改组北大“学长制”为“教务长制”的方式,体面地免去了陈独秀的北大文科学长职务——此前北大评议会已决定在暑假后进行学制改革,取消文科学长和理科学长,改设教务长。只是因为发生了陈独秀嫖娼这个突发事件,蔡元培决定将改革提前而已。

事实上,即便没有嫖娼事件,陈独秀的北大文科学职务也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程度。担任文科学长前后两年时间里,陈独秀结怨颇多。据当时在北大教哲学的梁漱溟回忆,“陈这个人平时细行不检,说话不讲方式,直来直去,很不客气,经常得罪人,因而不少人怕他,乃至讨厌他,校内外都有反对他的人。”此外,陈独秀在北大期间没有写过一篇学术文章,校内教师早有不满。更要紧的是,陈独秀任内推行的废止年功加俸、每年更换聘约、不允许发放讲义等改革措施,严重得罪了一批教师。
北大理科学长夏元瑮与陈独秀同时身陷嫖娼门,辜鸿铭、刘半农、邓之诚纳妾,但没有人找他们麻烦,只有陈独秀一人成为众矢之的。从这一点即不难看出,陈独秀失去文科学长之职,嫖娼不过是个导火索而已,并非主因。…[详细]

嫖娼事件发生一年后,陈独秀才抛下北大历史系教席,离京南下

有研究者说,陈独秀不做北大文科学长后,被聘为“北京大学附设国史馆编纂处编纂股主任”,这是不确的。陈独秀到国史馆任职是在1918年12月,是在嫖娼事件发生以前。1919年8月,国务院将国史馆收归麾下。此时陈独秀尚在狱中,自然失去了在国史馆中的职务。但陈独秀不任文科学长后,依旧留在北大,则是可以确定的。《胡适口述自传》说,“校方给假一年,好让他于下学期开一堂宋史新课。”蔡元培请陈独秀到北大借重的是其社会声望,陈独秀到北大后也未曾开课,所以此时给假一年,让他编写教案,是确有必要的。

陈独秀具体何时失去在北大的教职,目前尚难以断言。“五四”运动前后,陈明显地转向共产主义。1919年6月11日,陈因散发传单宣传“过激主义”,被政府逮捕。随后各方声援陈独秀,直到9月16日获得保释出狱。
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中说,9月18日下午,他去看望了刚刚出狱的陈独秀。周回溯说:“在这之前,北京御用报纸经常攻击仲甫,以彼不谨细行,常作狭斜之游,故报上记载时加渲染,说某日因争风抓伤某妓下部,欲以激起舆论,因北大那时有进德会不嫖不赌不娶妾之禁约也。
至此遂以违警见捕,本来学校方面也可以不加理睬。但其时蔡校长已经出走,校内评议会多半是‘正人君子’之流,所以任凭陈氏之辞职,于是拔去了眼中钉,反动派乃大庆胜利了。”
周作人站在朋友的角度,言辞间有回护陈独秀之嫌,但他的回忆至少可以说明两点:1、让陈独秀去职不是蔡元培的本意;2、至少在5月9日蔡元培辞职出走前,陈独秀依旧在北大保有教职,未被开除。换言之,陈独秀离开北大并非因为嫖娼,而是因为蔡元培的出走。

陈独秀出狱后还处在政府的严密监视之下,所以只好在1920年3月,在李大钊和高一涵的掩护下,由天津回归上海,彻底离开了北大。陈独秀在1919年3月26日的会议后整整一年,才离京南下,显然与嫖娼事件没有直接联系。

陈独秀出狱后还处在政府的严密监视之下,所以只好在1920年3月,在李大钊和高一涵的掩护下,由天津回归上海,彻底离开了北大。陈独秀在1919年3月26日的会议后整整一年,才离京南下,显然与嫖娼事件没有直接联系。

胡适认为,这一切都是汤尔和之流打着道德的口号,实则暗算敌人陈独秀而已。

图片 2

图片 3

1919年3月26日,蔡元培、马叙伦、沈伊默等在汤尔和家开了一个会。这个会被知识界视为是“北大决定陈独秀去留的一次会议”。会议的讨论细节,现在已很难具体还原。作为与会者的汤尔和,曾在给胡适的信中追忆当日,说得也很模糊,“发何议论,全不省记。
惟当时所以反对某君之理由,以其与北大诸生同昵一妓,因而吃醋,某君将妓之下体挖伤泄愤,一时争传其事,以为此种行为如何作大学师表,至如何说法,则完全忘却矣。”唐宝林、陈茂生编着的《陈独秀年谱》也说得很简略,“开始,蔡颇不愿撤陈独秀的文科学长职;汤则以所传陈嫖妓之流言,猛烈攻击陈‘私德太坏’。蔡因是‘进德会’的倡导者,遂为汤议所动,决定撤陈。”

蔡元培成为北大校长以后,组成了一个进德会,宗旨为:不赌博、不纳妾、不嫖妓等等。

嫖娼事件发生一年后,陈独秀才抛下北大历史系教席,离京南下

嫖妓事件,顶多只是促进了陈独秀的思想发展。以陈独秀的个性,他当时已经认为资本主义有很多问题,必须要用共产主义理论来取代。

1919年初,北京报纸刊登消息,称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在嫖娼时与人争风吃醋,以至于“抓伤某妓下部”。这就是所谓的陈独秀嫖娼事件。当时名流出入妓馆,乃合法行为;陈独秀本人在这方面也相当开放,甚至公开撰有奇文《乳赋》。说陈曾逗留八大胡同,大约不虚;但具体到是否存在争风吃醋以至“抓伤某妓下部”的情节,迄今并无史料可以证实。

同时,北大保留了陈独秀教授的职务,并没有将他开除。

事实上,即便没有嫖娼事件,陈独秀的北大文科学职务也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程度。担任文科学长前后两年时间里,陈独秀结怨颇多。据当时在北大教哲学的梁漱溟回忆,“陈这个人平时细行不检,说话不讲方式,直来直去,很不客气,经常得罪人,因而不少人怕他,乃至讨厌他,校内外都有反对他的人。”此外,陈独秀在北大期间没有写过一篇学术文章,校内教师早有不满。更要紧的是,陈独秀任内推行的废止年功加俸、每年更换聘约、不允许发放讲义等改革措施,严重得罪了一批教师。
北大理科学长夏元瑮与陈独秀同时身陷嫖娼门,辜鸿铭、刘半农、邓之诚纳妾,但没有人找他们麻烦,只有陈独秀一人成为众矢之的。从这一点即不难看出,陈独秀失去文科学长之职,嫖娼不过是个导火索而已,并非主因。…[详细]

然而,八大胡同仍然是妓院,有大把专业卖身的妓女。

陈独秀具体何时失去在北大的教职,目前尚难以断言。“五四”运动前后,陈明显地转向共产主义。1919年6月11日,陈因散发传单宣传“过激主义”,被政府逮捕。随后各方声援陈独秀,直到9月16日获得保释出狱。
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中说,9月18日下午,他去看望了刚刚出狱的陈独秀。周回溯说:“在这之前,北京御用报纸经常攻击仲甫,以彼不谨细行,常作狭斜之游,故报上记载时加渲染,说某日因争风抓伤某妓下部,欲以激起舆论,因北大那时有进德会不嫖不赌不娶妾之禁约也。
至此遂以违警见捕,本来学校方面也可以不加理睬。但其时蔡校长已经出走,校内评议会多半是‘正人君子’之流,所以任凭陈氏之辞职,于是拔去了眼中钉,反动派乃大庆胜利了。”
周作人站在朋友的角度,言辞间有回护陈独秀之嫌,但他的回忆至少可以说明两点:1、让陈独秀去职不是蔡元培的本意;2、至少在5月9日蔡元培辞职出走前,陈独秀依旧在北大保有教职,未被开除。换言之,陈独秀离开北大并非因为嫖娼,而是因为蔡元培的出走。

既然有了这个事,就成为敌人攻击他的最好借口。

会议内容虽然模糊,但讨论的结果则是清晰的,蔡元培并没有作出开除陈独秀的决定,而仅仅是通过改组北大“学长制”为“教务长制”的方式,体面地免去了陈独秀的北大文科学长职务——此前北大评议会已决定在暑假后进行学制改革,取消文科学长和理科学长,改设教务长。只是因为发生了陈独秀嫖娼这个突发事件,蔡元培决定将改革提前而已。

不过,陈独秀则是进德会会员,还是甲种会员并以152票当选为评议员。

民间八卦,当时陈独秀为什么创立共产党?实际是因为他去嫖娼被北大校长开除,实在是丢人才会南下成为左派,组成共产党,从此改写了历史。但是这样的论调是否会成立,毕竟只是民间传说,但也不会是空穴来风。梳理历史的纹理,跟着kk历史网的小编来看看当年这件事情的推演。北京报纸刊登陈独秀嫖娼事件

陈独秀这人性格孤傲,脾气火爆,口无遮拦,到哪里都得罪一堆人。

有研究者说,陈独秀不做北大文科学长后,被聘为“北京大学附设国史馆编纂处编纂股主任”,这是不确的。陈独秀到国史馆任职是在1918年12月,是在嫖娼事件发生以前。1919年8月,国务院将国史馆收归麾下。此时陈独秀尚在狱中,自然失去了在国史馆中的职务。但陈独秀不任文科学长后,依旧留在北大,则是可以确定的。《胡适口述自传》说,“校方给假一年,好让他于下学期开一堂宋史新课。”蔡元培请陈独秀到北大借重的是其社会声望,陈独秀到北大后也未曾开课,所以此时给假一年,让他编写教案,是确有必要的。

出了八大胡同这事后,一些人借机弹劾蔡元培管理北大不利,汤尔和等人还直接要求开除陈独秀。

蔡元培仅仅免去了陈独秀的文科学长之职,并没有将他从北大开除

丑闻出来以后,一般史学家认为却有嫖妓一事,包括胡适、汤尔和等人的信件中都有记载。

图片 4

很多名妓家里摆设考究,还有才艺表演,美食和好茶点,类似于今天的高级会所。

陈独秀左转只是时间问题,和嫖妓不嫖妓没有关系。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